5月2日(日)香港人網選舉論壇

日期:2010年5月2日(星期日)

地點: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近奶路臣街

流程:

1245-1315 九龍東

1330-1445 港島區

1500-1615 新界西

1630-1720 新界東

1745-1945 九龍西

廣告

5月2日明愛「補選?公投?普選?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分享會

香港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 活動

「補選?公投?普選?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日期: 5月2日(sun)
時間:
下午3:00-5:00
地點:
牛頭角明愛社區中心 402

出席嘉賓
公民黨代表:陳淑莊
社民連代表黃毓民
大專2012代表周 澄

活動流程

  1. 主持簡介 (5 mins)
  2. 嘉賓致詞 (每位 10 mins)
    i
    參選的目的
    ii 我們為何今次要投票
  3. 公開發問 ( 1 hr 15 mins)
  4. 嘉賓總結 (每位 2 mins)
  5. 模擬投票 (如果今次大家都有投票權,大家會投票 嗎?)

查詢:98127104  / soho127@hotmail.com

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10277635670291&ref=mf

4月28日科大新界東選舉論壇

共分12部份。四位候選人均有出席,另有嘉賓陳士齊(齋sir),以及答問環節的壓軸嘉賓「維園阿哥」馬草泥!現場反應熱烈,答問環節學生發問踴躍,成名教授也有出席及發言。

大專2012選舉廣告單張不被接納,突顯相關選舉指引含糊,有妨礙選舉公平之嫌

1. 大專2012競選團隊於昨天向郵政事務處提及選舉廣告單張樣本,今天接獲選舉管理委員會(下稱「選管會」)通知,是次選舉廣告不獲接納,理由是該份廣告是五區統一印製,上面包含五區候選人的相片及資料,被裁定違反《立法會選舉程序規例》第101A條及選舉指引8.70及8.71的有關規定。

2. 大專2012認為,該條規例存在含糊之處。關鍵在於,條例列明「只載有與該次選舉有關的候選人或名單上的候選人的參選有關資料」的要求,針對如何定義「參選有關資料」存在相當的詮釋空間。大專2012作為一個五區的競選團隊、有著一致的政綱,該選區以外的另外四位候選人為何不能視作「參選有關資料」呢?然而,整份選舉指引亦沒有清楚在附則訂明「參選有關資料」的條件

3. 由於郵政事務處列明,郵寄選舉廣告必須於後天(4月30日)前完成投寄程序,才可確保選民於補選日前收妥該份選舉廣告,形勢可謂非常緊急。因此,就上述疑問,大專2012的新界東候選人周澄及九龍西選舉代理人陳倩瑩於今午親身到訪選管會。

選管會的負責職員認為,該條條例沒有爭議,因為是次選舉是各區的單議席補選,據指引的理解,「參選有關資料」只能是與該區候選人有關,不能包含其他選區候選人的資料。

4. 而且,該位職員指出,2008年立法會選舉,已出現同一情況,當時選管會徵詢了律政司的意見,不接納該位候選人的選舉廣告,而該位候選人後來亦重新印製選舉廣告;他並表示,由於已有先例,因此今次亦要一視同仁。然而,當我們要求索取律政司當時的具體法理解釋,該位職員表示由於「內部指引」,所以不方便對外公開。我們質疑:如果是選舉指引定義含糊在先,為何律政司的法律意見不能公開作為往後對該條指引的具體闡釋?既然已有先例,為何對該指引不作修訂,列明該條指引的涵蓋部份(例如補充多一句「參選有關資料,不能包括其他選區候選人」)?

雖然選舉指引8.70有列明「不應藉以推介或宣傳其他人士」,但如果基於上述理由,同一團隊其他候選人可當作「參選有關資料」時,這明顯會出現詮釋的歧異,這樣,責任明顯在於選舉事務處及律政司,而利益應當歸於參選團隊

5. 我們重申,大專2012參選團隊並無任何政黨背景及支持,一分一亳的競選經費都來自市民,而義工團隊也全是無償的義務勞動參與,人力也遠比政黨的規模為小。我們實在沒有能力重新印製全港性的選舉廣告;時間緊迫,我們的義工人手也不足以能在短時間處理貼選民地址、投寄等繁瑣程序。

因此,相對選管會提及的2008年案例,該案例的候選人來自政黨,他們相對較有能力處理類似的失誤。由選舉指引定義不清晰所誘發的失誤機會及招致候選人相關的資源和人力再投放,明顯會對財力有限的獨立團隊造成不公,有妨礙選舉公正之嫌。

6. 針對上述問題,我們要求選管會及律政司考慮選舉指引8.52,就我們的個案行使酌情權。該條指引訂明「在某些情況下,不同選區或功能界別的候選人或會使用相同的選舉廣告文本,有關選舉主任可運用酌情權,接納所有有關候選人的聯合聲明,以及讓其共同呈交該選舉廣告的2份文本。

我們已要求選管會於今晚稍後時間回覆,屆時再作跟進。如有再進一步爭議,大專2012競選團隊不排除會採取法律行動,保留追究權利。


大專2012 啟

聯絡人:黃佳鑫(62003784)

28/4/2010

Tertiary 2012 Platform (Excerpt in English version)

We, T12, are running in the upcoming 5-district By-Election, with the objective of activating the ‘5 District Referendum’, so that the Hong Kong people can have a direct say in the city’s democratic development.  Double universal suffrage in Hong Kong cannot be delayed any longer – we believe the year 2012 ought to be the absolute bottom line for its implementation.  In this light, we support the election platform advocated by the Joint Committee of the 5 District Referendum Movement: “Implementation of True Universal Suffrage and Abolition of Functional Constituencies without Delay“.

Below is a summary of our platform in threefold:


Read more »

4月22日深水埗社區協會九龍西選舉論壇

共分6部份

4月22日城大九龍西選舉論壇重溫

分13部份。除了白韻琴及張錦雄外,其餘六位候選人皆有出席,氣氛熱烈,各位請重溫!

商台「5區公投」候選人巡禮–香港島(梁永浩)

共分6部份

打倒特權階級、破除經濟迷思、建構民主運動未來 ──大專2012參與五區變相公投運動宣言(全文)

(參閱節錄版

(click here for the english verion of the Tertiary 2012 Platform’s excerpt)

今天,我們組成了「大專2012」報名參與「補選」,為的是啟動「補選」所產生的公投,讓市民可以就我城的民主進程,投下重要的一票。我們認為,雙普選於我城落實,已是刻不容緩,2012年是不可再退讓的底線;並同意「五區公投運動」的公投議題,即「盡快落實雙普選,廢除功能組別」。

二十年下來,我城的普選路一直都沒有甚麼重大進展。從港英政府開放一部分的選舉權,到回歸後的民主倒車,設立臨時立法會,廢除集體談判權及還原公安法,對市民的自由及民生影響極大。今日中央政府承認的選舉制度,與二十多年前爭取的直選制度,仍有極大的距離。更甚者,一個真正的普選制度,在當權者訂制的框架下,我們還沒有看到實現的可能。

這一年,運動進入了樽頸,泛民主派也形成有路線之爭,有以公投運動爭取的公民黨、社民連兩黨,有以協商為要務的終極普選聯盟。路線不同是理所當然之事,可惜的是,當權者應對泛民的手法令我們確認了一個本來已知的事實──他們根本沒有預備還政於民

對公投運動,他們銳意打壓,由所謂的違反基本法最高的憲法條文到街上的宣傳位置的限制,都是為了以邊緣化運動為目的而定。對終極普選聯盟,則只以表面功夫虛應,漠視其溝通的誠意。

泛民分開兩條路線所得到的回應是讓我們看清當權者的真面目跳板──中央一方面杯葛可能出現的民間聲音,一方面拒絕溫和的方案建議。試想想,一個以服從人大框架,承認中央決定權的建議,一個溫和至此,只要求十年後才取消功能組別的建議竟然得不到一個真正的討論空間,我們還可以祈求普選的落實嗎

大專2012的成立與「參選」,在這個時刻,正是抗衡當權者對民主運動的打壓,並試圖為我城的民主運動寫下新的一頁。

Read more »

「大專2012」參與五區公投運動宣言(節錄版)

(參閱全文)

「大專2012」報名參與五區補選,為的是啟動變相公投,讓市民可以就我城的民主進程,投下重要的一票。我們認為,雙普選於我城落實,已是刻不容緩,2012年是不可再退讓的底線;我們的支持是次的公投議題:「盡快落實雙普選,廢除功能組別」。

我們的宣言,有三大重點:

一、 打倒特權階級

過往,功能組別不斷在議會裡阻礙著利民政策通過,包括立法最低工資、公平競爭法、回購領匯、屏風樓、監管私樓物業交易等。現時香港政府所實行的高地價政策,使地產商主導香港經濟,形成跨行業壟斷,有效控制市場供應和價格,使租金、樓價不斷上升,令市民難以安居樂業;同時,大地產商又佔據了大部份政府諮詢架構,左右施政方針。功能組別的存在,正正維護著財團的利益和財富的不平等分配。即使不談政治平等原則,現實來說,社會的團體分工本來就十分複雜,議會妄圖以類似功能組別(或稱職業分工制)的方法達致「均衡參與」,只會形成一個偏袒的制度,壓迫社會大眾。任何形式的改組都無補於事,只有廢除功能組別,全面直選議會,才能產生一個有代表性的議會,對政治不平等現象加以制衡和監察。


二、 破除經濟迷思

香港的社會改革有賴於普選權,是不爭的事實。可是,我們更要指出,僅僅有普選並不足夠。普選只是一個階段性的必要爭取目標。我們呼求社會改革,第一步要拆解這個以「香港故事」為核心的經濟和社會迷思。否則,即使有了普選,人民都會依然懾於官商擕手打造的發展論述,改革依然會困難重重,經濟民主依然無從談起。

功能組別、小圈子選舉的政治設計被認為是為了「平衡工商界利益」,保持「大市場小政府」、低稅制,維持我城作為「經濟城市」的所謂競爭力。可是,過去幾年香港經濟持續增長,但貧富懸殊位居先進發達地區之首。這反映了財富分配出現了嚴重問題,中產和基層市民莫不身受其害。此外,公共開支總額不能超過本地生產總值20%的「緊箍咒」,不但限制了政府的公共政策改革,也促使政府將公共服務私營化、外判到充滿壟斷與惡性競爭的市場,無視社會需要,反而衍生更多社會問題。

故此,我們要問,所謂的經濟發展是誰的經濟發展,繁榮穩定是誰的繁榮穩定?「大市場小政府」、「低稅制」、「競爭力」,是有學理根據的金科玉律,還是有利官商勾結、利益傾斜的論述迷思?

三、 民眾自主、自為,建構民主運動未來

「民生」先於「民主」的反智說法,只是將「民生」問題去政治化,愚弄大眾、 掩蓋矛盾。經歷領匯、低薪勞工加劇、高鐵強行通過等教訓後,民眾越加明白,經濟不公義無法割裂於政制不平等來談。

香港的成功故事論述,往往放大70年代麥理浩的「德政」,卻忘記了是60年代的六六騷動與六七暴動反映港英管治積累下來的勞資矛盾,和七十年代初風起雲湧的青年及學生運動,迫使港英需要改良來鞏固殖民管治合法性。因此,那是群眾爭取得來,而不是個別政治人物的功德。同樣,民主也不是由當權者賜予,而是一代一代人爭取的成果。

而且,功能組別也正正是港英管治晚期為了粉飾「光榮撤退」的產物,而中央為了鞏固香港的建制派力量,也默許了港英的管治策略,回歸後更阻礙香港的民主化。因此,主權回歸不啻是一次再殖民,香港人的尊嚴,無論在港英或是一國兩制框架下,都從來不曾被重視過。

五區公投的意義,便是要從不平等的制度裡,開拓出空間,讓市民透過手上一票,表達自己對民主普選、制衡官商剝削的訴求。我們相信,五區變相公投運動是民主運動的一個歷史時刻;對於中國的民主運動,更是一個示範作用。

事實上,社會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爭取民主的空間也在不斷收窄。23條立法重臨香港、社運人士被政治檢控、建制派扭曲普選定義。我們此時此刻,不得不站出來,向中央表達香港人的真正意願!

五一六,請香港市民,投民主一票,共同創造這個歷史時刻!